AlexanderA

超级无敌杂食,慎fo,慎fo,慎fo。
请善用评论
评论是我产粮动力的源泉

【致诺威,自艾斯兰】鲸组

To Norway, from Iceland.

*时间设定为艾斯兰从诺威的殖民地里独立后

*ooc严重

 

亲爱的诺威:

       请允许我在信头表达我直称您姓名的失礼,亲昵的称呼已经不适合我们彼此,“您”这样的字眼有些生疏但再恰当不过。我想近来可好的问候大可以省去。昨日条约签署时您皱起的眉头,和故作处事不惊的面孔我已经见识过,再重复就就是惹人心烦的假惺惺的喧寒问暖了(您不会喜欢的)。

       纠缠在嗓子眼的心结使我不得安眠,心里有某些东西在猛烈地撞击着。这算不上烦恼,大概只是突发奇想的倾诉欲,和分享独立后杂七杂八的心情——但您也别把这看做炫耀或是对某人失利的安慰,前者还有充分的理由可后者是傻瓜都绝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思考再三决定爬起床提笔写下这封简短的诉说信。您现在所读到的这一行,正是我在凌晨时分的落笔。实际上我仍然不清楚困扰我的究竟是什么,但我坚持给您写这封信会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出于猎奇心理,我有点想知道您失去殖民地的感受,猜想失落是必定的——国力被削弱导致的病痛总让人辗转反侧。但您或许也会好奇我此时的感受(但恐怕您会因此感到失败的羞耻),兴奋理所当然占据了我心情的绝大部分,可饼状图剩下五花八门的选项中,复杂的滋味占的百分比高得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清楚我并非普通的人类,我是人民意志的化身。国家每时每刻的状态都会准确无误地影射于我身上,战争、灾难、瘟疫在我身上并存。听起来像个潘多拉的盒子,是吗?没错,盒子底部的希望与光在宣布独立时潮水般地涌出,绵延不绝着流淌过我混上上下的血管,就像欢呼雀跃的尖叫声响彻了全国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可在值得欢庆的时刻我却油生出一股复杂的情绪,他们液化为弥漫的雾气氤氲了我心灵的视线,我开始犹豫不决,莫名其妙的慌张。更多的是搅合在一起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的情绪。这是不是有些奇怪?多少让我怀疑这是不是部分人民心底的想法。或许我灵魂的一小分支叛变了主的指示,执意产生了属于自己的思想。

       独立的决定颁布后,我第一个想起的是您。没有用任何的夸张手法,恐怕只是单纯因为我们在这件事上有着直接的联系,这样的联想我认为实属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我是您的弟弟,您是我的哥哥,从某种理论上又或是从上帝的角度来看待。不过属于国家的意志阻断了这荒谬的说法。我该是自立、独立的,不作为任何人的附属。尽管如今的处境着实尴尬,作为筹码不停地被割来让去,国民产生的空洞感和无可奈何直钻入我的心窝。

       但我和我的国民会一直沿着追求独立的道路走下去,我迟早会以一个真正国家的身份出现在会议厅。这并非空谈,我的国民们一直都在恶劣的环境中执着地抵抗,争取自由是每个人的终身义务。我们彼此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可这里我不得不承认,艾斯兰对诺威多少产生了依赖,简单来指就是弟弟对哥哥的依赖。可从另一身份来讲便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我们这类生物的存在本身是个矛盾体,我们必须把意识分裂为两个不同的层次,有条不絮地将相应的情绪和感情进行准确无误的输出——可这点往往很难做到。人民们的头脑叠加起来足以产生科学奇迹,可我的脑袋只有一个。有时我会分不清您是谁,是诺威?是挪威?更多数情况下我连自己都难以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事实上这百感交集中我感受得到最多的是对未来的迷悯。国家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很长,长过了未知大陆的海岸线,长过了耶和华与撒旦的距离。决定我存在与否的可不止是单薄的白纸黑字,国土塑造了我的形态与样貌,国民的意志和精神填补我绝大部分的灵魂。历史的转折口或左或右带来了好与恶的分界点,您该明白这不是我所能掌控的大局,我性命的端口被国民紧紧揣在手心。

       这种感觉所带来的不是恐惧,而是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的未知。我渴望从您的殖民地独立。如您所见,我真的独立了,某种意义上。

       人类是充满智慧的种族,长年寒冻中的人民想尽一切办法为他们的国家争取来更多的自主权。尽管我依然作为附属国的存在,但我终于卸下殖民地的屈辱(原谅我用了屈辱这个词语,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甘愿成为殖民地)。

       谁知道历史的长河会是怎样的平静又或湍急?时间的波流决定是顺流而下或是逆流而上,但拿浆的是我们。命运的改写总是充满忐忑不安,搪塞着某些人的欢呼雀跃和另一些人的失声痛哭,总有人会得利也会有人败北,可我们不确定身处天秤的哪一边。我必须拿人民作筹码用自己作赌注,祈祷这是载入史册的光辉一笔。

 

       好吧,这可不是什么简短的诉说信了。可把这些莫名其妙的心情倾诉给您真是让人通畅淋漓,哦,或许倾诉给任何人都是通畅淋漓的。若拆开这封信的您是挪威的话,就把这当做一个陌生人的胡言乱语吧——

       顺便替我向诺威祝安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您亲爱的艾斯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日期未署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本来是一个组的审核题x对鲸组的设定很不了解,ooc严重。关于历史就不要问我瞎掰的什么鬼了(就当做架空吧【这人
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8)
©AlexanderA | Powered by LOFTER